当前位置: 首页 > 小说 > 正文

冷少霸爱妻许芯如宁泽珩-冷少霸爱妻小说阅读

大丰网 时间:2020-05-21 19:47:43 来源:梦欣资讯网
冷少霸爱妻第16章 猪队友

在会议上得罪宁总的事,很快在公司里传开了。许芯如成为不自量力、为了上位耍心机的女人。

所有人都在背后嘲讽她、孤立她,除了花姐。

“别想太多,下班以后我请你吃烤肉。”忙碌了一天,花姐终于能停下来了。果然不出所料,接连好几个方案都被宁泽珩否决了,然后是各种鸡蛋里挑骨头。

大伙被折磨得不成人样,把责任归咎在许芯如的身上。

“不好意思,我今晚有约了。”许芯如挤出一丝苦笑说。虽然不是项目组的成员,但这件事情因为她而起,总得做些什么弥补吧。

花姐一脸失落,抬头四十五度望看天花板:“可怜的我,今晚只能吃泡面。”

下班前,许芯如已经约了顾辰在餐厅里碰面。她可是有骨气的女人,说了不去求宁泽珩就不会去。

那个男人一定是故意刁难,否则不会一个方案也看不上眼。许芯如找顾辰试探口风,也不算过分吧?

八点五十分,许芯如盼星星盼月亮总算盼来了顾辰。他把公文包往椅子上一甩,没好气地问道:“说吧,有啥重要事在电话里聊不行。”

前几天他已经把项目资料发给许芯如,设计方向和理念都没有错。可是这几天宁泽珩还是不断否决方案,许芯如必须找出原因。

“我想问问关于那些被否决的方案,到底除了问题?”许芯如开门见山地问道。不得不承认,凌楚楚的构思挺不错;比对去年盛世投入的广告,简直强多了。

喝了一口热茶,顾辰神色凝重道:“问题不在晨曦,而是你。难道看不出来,宁总是故意挑刺的吗?”

“他不是公私不分的人。”许芯如脱口而出道。

无奈一笑,顾辰调侃说:“北城可以选择的广告公司那么多,宁总完全可以找一间让自己舒服的公司合作。小如,还是算了吧。”

言下之意,是许芯如的存在让宁泽珩不舒服了。

得不到回应,顾辰接着解释说:“要是希望宁少改变主意,你亲自去求他吧。”

“如果我说不呢?”许芯如神色黯然。

无奈地耸了耸肩,顾辰坦白道:“爱莫能助。”

一顿饭下来,吃得许芯如郁闷难受。以前,她怎么没发现宁泽珩是个公私不分的人?

“很晚了,我送你回去吧。”分别前,顾辰主动提议说。

折腾了一天许芯如也累了,爽快应了下来。半路上她睡着了,迷迷糊糊中车子在路边停下来。

“到了,下车吧。”顾辰推了许芯如一把,她一边揉眼睛一边下车。

转过身,待看清楚眼前的建筑时她顿时傻了眼。

“辰哥,你怎么把我到这里?”许芯如不过小睡片刻,就被顾辰那家伙出卖了。这里根本不是花姐的小公寓,而是芳华别墅。

说话的同时,别墅的大门被推开。宁泽珩穿着家居服,头发湿漉漉的还挂着水珠,正眯着眼打量许芯如。

“在外面混不好,终于回来求我?”宁泽珩一字一句都是讽刺。

许芯如就不该相信顾辰那叛徒,脸颊憋得通红:“是顾辰骗我过来,我可没想过回来求你。”

“顾辰人呢?”宁泽珩往前几步,语气不屑。

回过头一看,哪里还有顾辰的身影?许芯如气得直跺脚,抬腿就走。

下一秒,男人结实的双臂环抱着许芯如的腰,轻松往肩膀上扛。身体突然凌空,她下意识抱住宁泽珩的肩膀,尖叫说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“闭嘴,吵死了!”宁泽珩直径往屋子里走去,把门摔得震天响。

靠近厨房,许芯如便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。灶台上的平底锅漆黑一片,里面又黑又糊的该不会是……

“我饿了,要吃肉酱意大利面和黑松露沙拉。”宁大少爷把许芯如,理直气壮地说。

都快十点了,这家伙怎么还没吃晚饭?还有……他为什么会一个人出现在芳华别墅?平日他不是每周末才来一次,解决生理需求吗?

“你不会煮饭,还不懂点外卖吗?”许芯如一下子就没有了脾气,蹙眉问道。他的胃不好,去年底因为胃出血才进过医院,医生说过要按时吃饭。

喝了一口水,宁泽珩慢悠悠地说:“才离开几天,就忘了我不吃外卖吗?让你做就做,别那么多废话。”

这个男人不仅孤傲、不可一世,而且还毒舌。不过许芯如早已习惯了,挽起手袖默默开始准备晚饭。

她的厨艺很好,读大学的时候曾经参加过专业的烹饪班。用许少峰的话来说,琴棋书画可以不精通,但厨艺必须要好。

因为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,必须先抓住他的胃。

当香喷喷的意大利面被送到宁泽珩的面前时,脸色才稍微缓和了些。他优雅地拿起叉子,卷起面条往嘴里送。

气氛算不上很好,但吃人嘴软,许芯如打算趁这个机会好好问清楚广告的事。

“晨曦的方案被否决,是因为我的原因吗?”许芯如看着眼前的男人,语气出奇的平静。

宁泽珩抬眸看了对面的女人一眼,反问道:“明明厨艺长进了,怎么智商反而倒退?”

“我在跟你说工作上的事呢?”许芯如微怒。

放下叉子,宁泽珩优雅地擦了擦唇角说:“你也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吧?晨曦的广告设计不够新颖,达不到我的要求,就这么简单。”

“你……”许芯如气得小脸通红,一时间竟无言以对。

宁泽珩闷哼几声,从头到脚打量了许芯如一番问道:“什么时候学会打扮化妆了?以前待在这里的时候,怎么就没学会这些?”

眼前的女人画着精致的淡妆,简单的黑白套装勾勒出曼妙的身材。衬衣的第一粒纽扣松开了,雪白的双峰若隐若现。

许芯如长得很漂亮,有着江南水乡女人的柔美和清雅,也有北方女人的高挑凹凸有致。从前她总是素面朝天、衣着朴素,宁泽珩还真没发现她有妩媚的一面。

“饭吃完了,我也该回去。”许芯如起身就要离开。继续待下去,估计要被气出心脏病来。

刚转身,她的右边胳膊便多了一道力量。轻松一扯,宁泽珩便把她拉倒怀中,冷笑说:“我喜欢听话的女人,认个错然后回去辞职,我可以既往不咎。”

辞职?这只狡猾的老狐狸终于说出心底话了?

许芯如抬头看着他,一字一顿语气无比坚决:“我会辞职,但不会搬回来。得罪你的人是舅舅,而不是我,你没权限制我的人身自由。”

话落,宁泽珩少有地笑出声音来:“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,可以呀许芯如,都会跟我讲人身自由了,以前的你可不敢顶撞我半句。”

以前是以前,现在是现在。许芯如绝对是脑子进水了,才会默默忍受宁泽珩的坏脾气那么久。

“我后悔了,我不想成为你养的宠物不可以吗?”许芯如恼羞成怒,推开宁泽珩就要离开。

“这里不是你想来就能来,你想走就能走!”

没走出几步,许芯如的腰被一双结实的手臂缠上。宁泽珩轻松把她抱起,大步往楼梯的方向走去。

“放开我!”

“你要干什么?”

……

任由许芯如大喊大叫,宁泽珩均没有任何反应。卧室里漆黑一片,她被重重摔在床上后脑勺磕了一下,痛得眼冒金星。

“你居然会玩欲擒故纵,有意思……”漆黑中,头顶飘来宁泽珩嘶哑的声线。

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不再是许芯如能控制的……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梦欣资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