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小说 > 正文

白亦清陈旭逆袭王者小说精彩试读

芳可网 时间:2020-05-17 20:34:32 来源:芳可资讯网
逆袭王者第4章他可是想要我的命

“我只是建议,提出让你不要再拖累亦清的方案,这有什么问题吗?”刘嘉印恢复了跋扈的姿态,下巴微微上扬,斜眼看着陈旭。

陈旭嗤笑了声,重复了刘嘉印的那句:“有什么问题?”

话音未落,只见陈旭突然暴起,骤然一脚踹出,正中了刘嘉印的胸口!

别说是骤然发力,就是刘嘉印有防备也架不住这一脚,只见这刚刚还仰着头不可一世的华贵公子哥,直接倒飞了出去。

飞了出去好几米,重重撞在了墙上。撞得昏头转向,软软瘫坐在了墙角。

“你先回答我的问题,你要送我去护城河还是疗养院?”陈旭活动了一下脖子,大步走到了刘嘉印跟前。

一把拽住了他的衣领,直接给刘嘉印拽了起来!

刘嘉印被打蒙了,腹部剧烈的绞痛,脑子也撞得嗡嗡作响,一团浆糊,他怎么也不能相信陈旭竟然敢动手!

白亦清也惊呆在了原地,她第一次见到陈旭时,就已经是他负伤痴呆后,只有几岁的智商,话都说不清。

此时的陈旭却是强势霸道,言行举止都有本身的考量。

然而陈旭根本没给他们反应的时间,抬手就是几个大嘴巴子甩在了刘嘉印脸上。

“回答我!”陈旭脸色阴沉,像是一言不合就会掐死刘嘉印。

刘嘉印被陈旭掐着脖子,涨红了脸,却也说不出话来。

“看来你是不会回答我了!那只能我来替你说,你想弄死我对吧?护城河的水没淹死我,惊喜吗?”

刘嘉印四肢疯狂挣扎,可陈旭竟然掐着他的脖子,将他顺着墙提起了离地三十公分。

“看来是挺惊喜的!都手舞足蹈了!觉得我是绊脚石?想要弄死我,好爬上白亦清的床?

三番五次下手没有成功,还要继续找机会?白亦清的床就有那么大吸引力?”

陈旭的声音有些沙哑,眼神冷静得像是机器,没有一丁点儿人味儿。

这赤裸裸的话让白亦清面红耳赤,也同时回过了神来,刘嘉印此时已经双眼凸出,进的气多出的气少,明显窒息。

白亦清赶忙上前,低喝了句:“陈旭,你先松开他!”

“松开?他可是想要我的命!”陈旭微微用力,刘嘉印直接开始抽搐了。

陈旭恢复正常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如此霸道狠绝?看这样子,是敢直接掐死刘嘉印啊!

白亦清内心震撼无比,眼前的陈旭陌生得可怕!可比起痴呆时,此时的陈旭也的的确确更像个男人!

白亦清不傻,从陈旭的只言片语里她已经猜想到了一些,但是,刘嘉印不能有事,更不能是在白家别墅出事!

“你先松开他再说!”白亦清重复了一遍,语气里多了一丝慌乱!

陈旭皱了皱眉,抬手将刘嘉印甩了出去。

“嘶……呼……”刘嘉印顾不得摔得浑身剧痛,疯狂的呼吸了几口。

好不容易缓过劲来,脱口而出就要骂娘。

可话到嘴边儿,对上陈旭的眼神,他竟然胆怯了。

陈旭不但不傻了,还他妈变得凶残无比!刚才如果不是白亦清说话,说不定真会掐死他!

想到这儿,刘嘉印嘴巴张合多次,愣是一个字都没敢说出来!

“滚!”陈旭看着刘嘉印这挫样儿,厌烦不已。

就这么一个货色,竟也三番五次羞辱陷害过他!

对于刘嘉印和刘家,陈旭已经相当厌恶。今日的确不便,但如果日后刘家一心作死,就怪不得他心狠手辣!

现在的陈旭,是当初那个杀伐决断的战神,在地下世界名震四海的王者。

不是那个任由人欺辱的傻子!

刘嘉印看了白亦清一眼,见这女人心不在焉,明显也是被陈旭变化所震慑,嗫喏了片刻没敢啰嗦,连爬带滚往门口跑去。

跑到门口,才怨毒的回头看了一眼!

但是看到陈旭回头望来,顿时掉头就跑!

楼上的音乐声依旧,清晰的歌声在四周荡漾。

陈旭和白亦清对视良久。

“你已经完全恢复了?要不要去医院做个完全的检查!若是好了,也好跟爷爷说一声!”白亦清轻叹了口气,先开口道。

“好!”提到了白老爷子,陈旭心下莫名暖意!

那句无论里健康还是残疾,白家都绝不负陈旭。在陈旭脑海里盘旋。就冲这句话,他陈旭绝不会是忘恩负义之人。

但是与白亦清,若是没有半分情谊,这婚姻也就是一场灾难,至少对白亦清是!

“那个,如果,我是说如果你有其他想法,可以告诉我!我会答应的。”陈旭犹豫了下,含糊其辞的说了句。

白亦清一愣,随即脸上多了一些复杂神色,显然,她听懂了陈旭的意思!

如果她想离婚,陈旭会答应!

但陈旭万万没想到,白亦清听懂了,却并没有表态。只是微微点头,便转身往楼上去了!

陈旭摸了摸鼻子,有些看不懂这女人!

在厨房胡乱找了点东西吃后,陈旭回了房间。

已经后半夜了,白真真也已经关掉了音响,四周静谧得像是空气都已经凝固了。

陈旭静静躺在床上,双眼却大睁!

三年前,战神天堂一朝覆灭,如今看来更像是一个阴谋!

阴谋到底为何,陈旭不知道,但血债总是要血偿才行!这事情总要查出个究竟来!否则他对不起当年的兄弟!

现在和白家的事情也是让他犹豫头疼不已!

白老爷子收留照顾,这是恩情!虽然后面因是赘婿受辱,可那并不是白老爷子的本意!

老爷子如今身体每况日下,顾不到他这也是无奈的事。

他受了人家的恩情,拍拍屁股就走人,也不合适!

陈旭一生恩怨分明,也正是如此,睁眼一夜,却也没有个决断!

第二天一大早,陈旭刚起床下楼,就见到了已等在客厅的白亦清。

白亦清眼圈暗黑,眸子里有些血丝,像是也一夜未眠。

“爷爷要见你!”白亦清说道。

“好!”陈旭很爽快的点了点头。

“……”

白老爷子住在郊区的一个庄园,虽然儿孙不少,但大抵都不住在这里。都只是时时来探望。

白亦清带着陈旭走近庄园后,陈旭就觉得有些脸疼。

从保姆家政人员到保镖,每个人都会有意无意的偷瞄他几眼,眼神里无不都是好奇和或多或少的讥诮。

他这个傻子姑爷,在白家不但是个异类,还是个被踩在脚底的角色。

然而这还不是他脸疼的原因,让他脸疼的是这些人看向白亦清眼神里的那种同情!

那已经不是像鲜花插在牛粪上的调侃,而是云泥之别不配的讥讽。

“……”

庄园别致一步一景,一幢挂牌清心楼的三层小楼,便是白老爷子的住处。

刚走近,就见一个富态的中年男人正好往出走,看到白亦清和陈旭明显皱了皱眉。

“你带他来干什么?”中年男人目光定格陈旭身上,脸上不屑一顾不假掩饰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芳可资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