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故事会 > 正文

惊变31天

大丰网 时间:2020-05-22 19:33:55 来源:梦欣资讯网

“嘭”的一声巨响,一辆急速行驶的轿车撞向了路边的防护栏,80码的车速让防护栏严重变形,车内的驾驶者低着头趴在方向盘上,血液顺着脸颊不停的流着,车外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,鲜红的血液融合着雨水,渐渐的染红了整条马路…

我的耳边嗡嗡作响,血流顺着脸颊迅速的流淌在方向盘上,迷迷糊糊的眯着眼睛,挣扎的拿起身边的手机…,在这一刻我却放下了手机,缓缓的从车内走了出来,走向了撞倒在地的电瓶车…

“先生,你终于醒了,你还记得31天前发生的车祸吗?”穿着白色大褂的医生侧站在病床旁边,而在病床旁坐着一脸严肃的警察,手里正拿着一本记录本,等待着我的回答。

“我的头好痛。”痛苦的捂着绑着绷带的头,警察的问题我根本无从回答,31天的记忆,完全的从我脑海里抹除了。

警察敏锐的眼神紧紧的盯着我,低沉的说:“你可以先休息一会,再回答我们的问题。”

我闭着眼睛躺在病床上,虚弱的问道:“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

“31天前发生的车祸,是你的轿车,而你在发生车祸后的31天内,彻底消失无影,并且遇害者的尸体至今没有找到。”警察不停的动着笔,在手里的记录本里填写交谈的内容。

“消失了31天?”我惊讶不已的看着面前记录的警察,没有想到会发生这么离奇的事情,在今天的早上我是被警察在一所废弃的养猪场找到,当时我已经处于半死亡状态。

“警察同志,从刚才的观察来看,他有可能属于间歇性失忆症,或许下一秒就能记起所有的事情,也有可能永远都无法记起来。”站在旁边的医生一直注视着我,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,缓缓的将他的判断告诉警察。

警察听到后,神情变的更为严肃,也许我是他们的唯一线索,或者我是他们心中的嫌疑犯,在一阵沉寂之后,警察让我好好休息,便拿起记录本,将医生喊出了门外,离开了病房。

我心烦意乱的看着离开的医生跟警察,不知道为何心里总有一股强大的压力,压在胸口,喘不上气来,似乎有什么秘密隐藏在消失的记忆里,想到头疼脑涨,昏昏迷迷的进入了睡眠。

“兄弟,我的头好痛,你能帮帮我吗?”

“你是谁?”

“我就是你啊!哈哈…”

“呼”的深吸一口气,从睡梦中惊醒,在梦里一个脸色苍白的男子,伸着手要我帮助,诡异的笑容,枯瘦的身躯,似乎一个久经吸毒的瘾君子,他的回答让我感到毛骨悚然,隐隐约约的觉得跟我消失31天的记忆有关。

看了看墙上的时钟,午夜1点整,病房的大门半开着,我记得在睡前房门是关着的,并且卫生间的自来水龙头“哗哗”的流着水,心慌意乱的揉了揉脑袋,难道有人在房间里?

咬紧牙关走下病床,“啪嗒”一声打开灯光的开关,没有亮!心里一惊,屏住呼吸,慢慢的走向了卫生间,拿着手机的灯光照射进去,还好,没有别人,心里放松了一些,关掉水龙头,走向病床准备睡觉。

“砰”的一声,病房的门口突然关上,黑漆漆的房间伸手不见五指,“是谁?”我惊吸一口凉气,胆颤的喊着,半响没有回应,捂住胸口“扑通、扑通”剧烈跳动的心脏,神经紧张的盯住门口,深怕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在身边。

等到了半夜4点,身体本就十分虚弱,这时再也支持不住疲惫的身体,眼睛一黑,晕了过去。

我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做了一个梦,梦里刚才出现的男子,现在正睁着布满血丝的双眼,呆滞的盯着我,:“你来了啊,我等你31天了,我的头好疼,你能帮帮我吗?”他沙哑的声线,在灰蒙蒙的梦里,如同死亡交响曲!

惶恐的看着再次出现的男子,颤抖的问道:“你是谁?你到底是谁?”

“我告诉过你,我就是你啊!”说完,他两支枯瘦的手臂痛苦的抱着头,踉踉跄跄的朝我走了过来,手刚要触碰到我的身体,我再次的从梦里惊醒过来。

“先生?你赶快醒醒…”身边的医生一脸焦急的注视着我,手里正拿着助听器放在我的胸口检测着。

“我怎么了?”看着外面明亮的天空,不知道这个噩梦做了多久。

“你一直昏迷不醒,已经处于非常危险的时刻,幸亏你刚刚醒了过来,刚才的情况太危险了,你像找了魔一样,手舞足蹈的胡乱抓着,嘴里一直喊着不要过来,你是不是做噩梦了?”

“…”我沉默的听完医生说的话,心里决定,一定要找回31天的记忆,到底发生了什么,梦里的男子到底是谁?为什么一直要找我?

趁着医生检查完,偷偷的从医院逃离了出去,我要回到刚开始出现的养猪场,找回失去的记忆。

刚到养猪场的门口,一个陌生的女人站在枯树旁边,用着熟悉的目光看着我,我疑惑的看着她,:“小姐,我们认识吗?”

“我们见过,你不记得我了吗?”女人笑眯眯的看着我,慢慢的向我走近。

“对不起,我忘记了。”

“你还真是健忘呢,31天前,那天下着小雨,你急急忙忙的背着一个受伤的男人,来到这里寻求帮助,你找过我的。”女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,心里一阵发毛,她的话犹如一道惊雷落入我的心里。

心慌意乱的看着她,:“31天前我背过一个受伤的男人?”直觉告诉我,这一切都是真的,警察跟我谈话的记录,女人告诉的信息,心中隐隐约约的觉得,我可能是…

“是啊,那天你一个人,急急忙忙的背着个人走进养猪场,你看见我后,还让我帮你一个忙呢!嘻嘻…”女人说完笑的更加妩媚,到底是什么样的忙,让她这么开心?

“帮忙?小姐,我丢失了31天的记忆,不清楚你在说什么。”我心里一阵空虚,不敢接触她的眼睛,深怕她说出一个天大的秘密,打碎我一生交织的生活。

她皱着眉头,仔细的盯着我,发现我没有说谎后,有些惊讶,等了会不见我再有言语,知趣的准备转身离开,刚走到养猪场的屋棚外,我心神不宁的看着她,这31天的记忆里,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?万一她要是知道什么秘密,我这一生岂不是毁了?

抬头看了眼天边的一抹白云,紧缩着眉头,终于在一阵挣扎之后,拿起泥堆旁的一块红砖,犹豫着是不是该拍死她?

女人突然转过了头,对着我淡然一笑,:“也许我可以帮你恢复记忆。”

我赶忙将手里的砖头藏在身后,脸色有些发青的问道:“你真的可以帮助我恢复记忆?”

“也许可以试一试,那天你让我帮你藏起一样东西,不知道对你有没有什么用。”女人说完,便朝前走去,我赶紧跟在她的身后,想知道藏的是什么东西。

在养猪场的后院,一户低矮的平房,女人打开了门,我站在门口捂住鼻子,里面刺鼻的臭味让人无法站立,而走进屋内的女人却好像根本闻不到什么味道,直接走进了屋内,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匣子,:“就是这个东西,你要不要现在看看?”

接过女人手里的匣子,上面还有一把小锁,精致的小锁配上黑色的匣子,显得有些突兀,奇怪的拿在手里后,问道:“有钥匙吗?”

“钥匙就在屋里,你自己进去拿吧。”女人说完,身姿轻盈的朝养猪场外走去。

“你去哪?”

“外面的菜地现在需要浇水,你自个进去吧,钥匙就在床低下。”

我奇怪的看着她慢慢走远,也不怕我是个坏人偷她的东西,不过既然知道了钥匙在哪里,还是以找到钥匙为主,不管她了,推开门,黑漆漆的屋子一点阳光也没有,每往屋内走进一步,恶臭味更加的熏人,干呕了几声,忍着臭味走进了里屋。

低着头朝床底看去,一具女性的尸体正躺在床底下,从腐烂的程度判断,应该在1个月左右,乳白色的蛆在尸体上蠕动着,满床的苍蝇环绕着尸体嗡嗡作响,面部已经完全看不清楚,从身上的衣服来看,像刚遇到的女人!

心里倒吸一口凉气,刚才出现的女人是谁?心惊胆战的离开屋内,看着外面的太阳,心里感到好受些,我悄悄的朝着养猪场外面走去,想看看那个女人是不是在菜地浇水,站在大门口的石柱边,侧头看去,没有人,那刚才遇到的是谁?

不敢在这里在做停留,拿着手里的匣子朝着养猪场外跑去,“呼哧、呼哧”的喘着气,终于跑出了养猪场,拿起一块石头砸了匣子的锁,里面居然是我车内的行车记录仪!

心潮起伏的看着手里的行车记录仪,也许这是我消失记忆的一个线索,激动的调出里面的影像,坐在养猪场不远处的土堆旁查看着。

在31天前,发生车祸的那一天,我撞到了一个骑电动车的男子,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,撞到男子之后,我下车拖着他受伤的身体,朝着路边的树丛中拖了进去,之后的影像是一片黑影。

我痛苦的抱着头,思绪万千的整理着这段时间的线索,昨晚的做的噩梦,刚才出现的神秘女人,床下的尸体,手里的行车记录仪,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我可能是杀人凶手!但我仍然不相信这发生的一切,消失的31天记忆到底去了哪里?这段时间我做了什么?床下的女尸跟我又有什么关系?

“嘻嘻…”耳边突然传来一阵笑声,我慌乱的转过头四处看着,:“是谁?”

“是我啊,我就是你,你就是我,嘻嘻…”空灵的声音无处不在,像从空气里传进了耳朵,又像从自己的头脑里发出的声音!

“你怎么可能是我,你不可能是我,你不要在装神弄鬼,我不怕这些,你给我出来,你到底是谁?”我交集万分的看着四周,头脑越来越痛,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脑子里面,当痛苦达到顶峰时,昏了过去。

我又做了一个梦,一个消失在31天里的记忆,都在这个梦里。

那天我拖着受伤的男人,惊恐的看着他,他的血正不停的流着,随时都会死去。我犹豫着该不该救他,但是我万一报警救了他,会不会要坐牢?会不会要赔钱?那我辛苦半生的积蓄都会付之东流,之前的一切辛苦都将毁在这一场车祸里。

内心挣扎片刻后,想起不远处的废弃养猪场,毅然决然的拖着男人朝着养猪场走去,还好那天下着雨,在郊区没有人发现,雨水冲刷了拖行的血迹,真是天助我也。但是,在养猪场的后院,住着一个女人,她看见我拖着男人的身体走进了养猪场。

看到那个女人,我做了一个决定,杀了她!这样我才能彻底的消灭所有的线索,才不会被警察抓住,哈哈!我拿起手里的行车记录仪走进了她的屋内,请求她帮我保管手里的东西,她惊恐的看着我满手的血迹,使劲的摇着头拒绝我。

TMD的这个臭女人敢拒绝我?呵呵,这正好让我找到一个合理的借口杀了她,我着了魔似的,走进她的厨房,拿出菜刀朝着她的脸上砍去,一刀、两刀,居然砍了两刀还在睁着眼睛看着我,呵呵,干脆从她的脖子用力的砍了下去,血喷溅了整个屋子,我擦了擦满脸的血,朝着屋外走去,还剩下躺在门口的男子,这是你们自己倒霉,谁让你们挡住了我未来的路,我大哭着看着门口的男子,咆哮的问着他:“你可以不要报警吗?求求你不要报警。”

他半闭着眼睛,虚弱的说了句,:“求求你救救我,我的头好疼。”

草!居然敢不回答我的问题,我拎着他的头朝着门口的水泥地上来回的撞着,声嘶力竭的喊着:“你可以不要报警吗?”不知道撞了多少次,他口里吐着鲜血紧紧的闭上了眼睛。

看着地上的尸体,那一刻我清醒了过来,只是在一瞬间,为了自己的私欲,我杀了两条人命!我该怎么办?紧张不安的看着地上的尸体,决定埋了他,就把他埋在养猪场里,女人也要埋起来。

但是,我刚进屋找女人的尸体,她却笑眯眯的盯着我,鲜红的嘴唇眨巴了一下,我身体突然整个僵住在原地,她拖着男人的尸体,一片肉一片肉的喂进我的嘴里,整整喂了31天,将男人的肉全部喂进了我的嘴里。

“先生,我们怀疑你参与两起谋杀案,现在正式逮捕你。”警察不知何时来到了养猪场,手里拿着枪指着我。

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傻傻的笑着:“原来我吃了31天的人肉,哈哈!”说完,拿起床底女尸腐烂的肉泥,一把塞进了嘴里“吧唧、吧唧”的咀嚼着。

“喂,通知精神病院,犯人已经精神时常,重复,犯人已经精神时常…呕!”

……

在精神病院后的三天,我看着脑袋后另一张的人脸,分不清我是自己,还是车祸中丧生的男子,而养猪场的女人一直陪着我,总是对我招着手,让我跟她一起医院的阳台,说从阳台跳下去,便能像鹰一样自由的翱翔。

我嘿嘿的笑着,拉着她的手,跳下了15层高的精神病院,“啪”的一声,鲜红的血迹如同盛开的玫瑰—妖艳冰冷!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梦欣资讯网